「今天是什幺日子吗?我一直没有机会问你为什幺要约在这里。」路末依往四周看了看,园艺社把这里的花花草草照顾的很好,幸好……

幸好回忆依旧被保存的很好。

官予翔低下头,「末依。」

「嗯?」

「妳还记得我跟妳说过的一些故事吗?」

闻言,路末依思考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记得,有一个少女总在顶楼等着天使,最后少女生病过世天使最后也消失了,因为天使不会有眼泪。还有一个星星与太阳的故事……」

尚未讲完,官予翔直接插话:「那妳应该也还记得,项鍊的事。」他说这话时,低下头不敢看她,因为当这句话脱口而出时,意思已经够明显了。

『听我说,天使可以选择来到凡间的方式,可以随着流星雨降临凡间,也可以选择像人类一样以婴儿的样貌降临。既然可以选择降临凡间方式,当然也可以选择离开的方式,有些天使会选择跟人类一样,慢慢枯萎……』

「……」

「末依,对不起。」

路末依不解的拧起眉,「干嘛突然说对不起?」

「韩家玮有他的选择,他用他的方式来守护妳,所以他选择留到最后,儘管再也留不住天堂。而我,也有我守护妳的方式,我选择放下一切。」

路末依有些震惊,但随后却挂起了笑容,走到官予翔的身侧。「今天,是你要离开的日子,对吧?」

『我选择伴随流星雨降临,然后……消失在流星雨之中。』

官予翔微微点头。

「那就别说对不起,永远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了。」路末依遥望着前方城市的灯火,缓缓开口:「这些日子,要是没有你,我不知道我会如何度过,谢谢你的守护。」

「我会回到祂身边并不是因为忠诚,是因为我想要帮助更多人。而且,只有乖乖在该离开的时候离开,妳才可以安然无恙,并且像一个正常的平凡人,拥有平凡的日子,然后过下去。」遥望着远方的官予翔嘴角微微上扬。

路末依瞬间明白了官予翔的意思。「这不是你们的错……」

官予翔轻笑了一声,他深呼吸一口气,试着保持冷静。「傻瓜,要是韩家玮当初给我乖乖离开,妳就不会过得这幺辛苦了,或许我们也不会相遇,妳也就不用再感受一次这种分离的痛,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

路末依低下头,回忆渐渐涌上心头,每一分、每一秒……

「幸好他当初没有乖乖离开,不然我要如何坦承自己对他的心意,又怎幺能够与你相遇,这段漫长的日子,要是没有你们伴在身边,我实在不敢想像现在的自己会是什幺样子。」她转头看向他。

沉默在他们之间慢慢蔓延开来,官予翔闭上双眼,道别总是最令人感到窒息,或许他应该自己一个人走的,就跟韩家玮一样,这样就不用道别了,反正她的这一生,他们再也不见。

路末依抬头仰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心头上的波浪越来越汹涌。

「唐琳抛下我先走了,韩家玮也走了……我到底还要跟多少人告别?」路末依慌了,觉得未来茫然,这些年来她究竟失去了多少?

官予翔睁开双眼,眼眶早已泛红,他双手紧握成拳,内心挣扎。

「谢谢……」路末依硬是逼自己微笑,她伸出自己的手牵起了官予翔的手,让他原本紧握的手鬆开,好让他牵起她自己的手。「人生的路还有很长很长,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一段,剩下的路,我会自己走。」

官予翔侧过头不捨地望着路末依,「末依,这一段旅程,我很庆幸可以是妳的守护天使,真的。」他听起来有些哽咽:「我以为、以为还有更多时间,还可以待在妳身边久一点,但事实却是我根本无能为力……」

看着官予翔痛苦的样子,路末依又何尝不是?

眼泪从她的眼眶内滑落出,轻轻的滑过她的脸颊。「我也很开心能有你的守护。予翔,已经够了,你可以放心了。」

官予翔伸出另外一只手,温柔的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珠。「别哭了,我不愿再离开前还让妳为我流泪。」

「很难控制嘛!」眼泪终究还是溃堤。

官予翔霸气的一把手环住路末依的腰将她带向自己,揉进自己的怀抱。

眼泪不断背叛官予翔,内心依旧捨不得离开,他自始自终还是没办法放下他的星星,也还没学会如何放下一切。

「末依,有一句话我一直没能告诉妳,或许早已错过开口的时机……」他低头在她的耳畔轻喃。

路末依轻轻摇着头,「没关係,你就说吧,谁都不要再留下遗憾了。」

他们在青春里为彼此留下的遗憾够多了,或许任谁都没有了足够的勇气再接受遗憾。

闻言,官予翔缓缓向后退开,伸出自己的手覆上了路末依的双眼,接着他缓缓弯下腰向前倾,拉近彼此的距离,距离进到双方都可以感觉到彼此吐出的温热气息。

正当两人的唇瓣即将贴上时,官予翔停了下来,他闭上双眼,眼泪从眼角滑落,他的唇移动到路末依的耳壳边:「末依,妳会比星星更加闪亮的,还有——我爱妳。」最后他在她的额前印上深情的一吻。

八年来使官予翔不肯说出口的原因,就是今天,每当他想要说出自己的情意时,脑海中总是闪过他们总有一天会分离的画面,这使官予翔一直以来都很痛苦、很孤单。

即使总是站在世界上最寂寞的场所,他也从来不曾在路末依面前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悲伤显现出来。

他不能够再冒险了,他也不能够保证路末依能够再次承受这样的冒险,光是韩家玮就足够使他的星星心碎了。

官予翔收回手,掌心上都是路末依的眼泪,刺痛着他的手,以及他的心。

路末依仰着头望着官予翔的脸庞,想要永远记住他,记住这个用尽全力守护她的天使。

她举起手轻抚官予翔的脸,手不停的颤抖着。

接着一颗流星划过夜空,告诉着官予翔他待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已开始进入倒数。

一看见他眼中出现波动,路末依便明白,她如果再讲更多,只会让官予翔更捨不得离开,她不能这幺自私。

「我就快要离开了,答应我要好好照顾自己,拜託不要总是让我担心!」似乎因为流星的出现,官予翔听起来有些激动的说着。

路末依牵起他的手,紧紧的牵着。「我会的,不要担心,我答应你。」像是回忆起什幺似的,于是她又开口:「回去后,记得帮我看看唐琳,如果可以,请你帮我转告她我很谢谢她。」

只见他点头,因为他永远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第二颗流星划过夜空,官予翔项鍊上的绿色宝石像是在回应一样也亮了起来,四周也开始出现一些绿色光点,包围着他们。

此时,夜空上高挂的银色的月亮发出耀眼光芒,像是在为天使照亮回家的路,四周无云,连星星也不见,月亮那淡冷的微光好似与神秘宝石散发的绿光巧妙融合,这一切都在告诉他们,是时候该道别了。

「末依,我祝福妳,妳会是幸运选中的那个人,这是我所能给妳的最后一个礼物。」官予翔凝视着她,声音有种说不出口的坚定。

路末依不解的蹙起眉,急忙问:「什幺意思?」

第三颗流星划过夜空。

「总有一天,妳会明白的,相信我!」

随着官予翔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路末依内心的起伏越来越大,她到此时此刻还不知道如何面对往后没有官予翔守护的每一天,或许她也尚未準备好。

第四颗流星划过夜空。

「现在,睡吧,我的星星……」一股暖流透过他们紧握的双手传到了路末依的心房。

随着这股暖流,路末依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睡意越来越强烈,她突然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

官予翔的手温柔的挣脱她依旧紧握的双手,他缓缓的向后退开,一眨眼间他变回了当年在河堤边遇到的那个少年,脸上没有一丝岁月流过的痕迹,他嘴角勾起的笑容依旧坏坏皮皮的。

「官予翔!」路末依仍吃力地想要保持意识清醒。

「就让我把所有眼泪都带走吧,末依仍要当个璀璨的星星,灿烂的度过这一生。」语毕,官予翔纵身跳上女儿墙,背对着路末依,抬头仰望着星空,那样的全神贯注,那样的奋不顾身,依旧那样的温柔。

后来路末依终于发现,天使的温柔,其实是来自于他们背后巨大的悲伤与孤寂。

「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人都是贪心的,儘管在最后一刻,路末依也想在未来的某一天,再次与他相遇。

官予翔没有回过头,只是侧过脸,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或许,会在某个地方擦身而过吧。」

这句话的背后,官予翔想要告诉她,有些相遇注定到某一时间便会交错,即便是再次擦身而过,就让彼此轻轻走过,不要再为对方留下任何精彩。

路末依理解似的点了点头,眼泪不断落下,今后,她必须学会自己替自己拭去眼泪了。

「再见了,官予翔。」她强忍着眼泪,终究要学会好好道别。

「再见,路末依。」伴随着眼泪,官予翔缓缓道出了他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在第五颗流星出现的同时,伴随着一道强烈的光芒,使路末依不得不瞇起眼,她隐隐约约看见了官予翔背后出现了一对纯白羽翼,接着看着他从女儿墙上跳了下去,伴随最后一颗流星一同消失在天际。

在那一瞬间,路末依原本波涛汹涌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而他唯一留下的,是他的爱。

官予翔从来没有对她感到失望,只是在化为流星的那一瞬间感到悲伤而已,但不后悔出现在她的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