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管怎么样,要是把心里想的吐槽说出来,我是不忍心的——

毕竟面前的绿谷确实是带着期盼而又小心,他甚至还偷偷摸摸搔了搔自己的脸颊。做了那么多年的幼驯染,我知道他现在很紧张。

为了吃顿母校的猪扒饭?你要不要这样?

原来我被抓来体验高中生活,还要安排一个平时问‘一会儿要一起去卫生间吗?’‘下午要不要去联谊呀?’的闺蜜型友人A吗。

当然,如果在这几个选项里做出决定的话,还是一起去食堂吃猪扒饭更温和一点。

——我是能带着绿谷去厕所,就是不知道里面的人同不同意他完整的出来了。

但难得看到这么小心翼翼的幼驯染,我忍不住又寻摸着虚声朝绿谷探去,“小久…课间是不是还要一起去卫生间呀…?”

绿谷愣住了。

很显然他是第一次收到陪同去厕所的邀请,方才在学生们狂轰滥炸下提问的NO.1英雄,此时因为我的话一度陷入寂静。

教室内年轻的少年少女们依旧沉浸在绿谷的伟大发言下,无法自拔。

这也很可惜,他们没能看到在电视荧幕上游刃有余,矜持自得的‘DEKU’现在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悠悠慢慢悠悠腾上了热气。

我觉得我的过激发言有点让绿谷脑子转不过弯儿了。

绿谷:“六、六花……我是第一次…”

他呆呆愣愣半天,只僵硬地吐出这句傻乎乎的话。

我:“……”

我:“实不相瞒,我也是第一次。”

废话,你要不是第一次才叫人害怕吧。

我久违的在幼驯染清明的眸中发现了以前经常能看到的圈圈眼,如果不是现在还以英雄身份参与授课,怕不是当场大叫出声。

“那、那…”他结巴的咬了舌头,“是不是有些不好?”

“确实。”我正直地回应,“毕竟得考虑是你先变性还是我先。”

不过这两个选项后果都挺恐怖的,我是不在意自己变成男性,从小混迹在爆豪大哥身边,我早已成为当牛做马的忠实小弟。

而绿谷要是穿上及膝短裙小声朝我问话的话——

我竟然觉得毫无违和感。

甚至感觉从小就是女孩子的绿谷肯定非常可爱。

我抬起手往他软蓬蓬卷起来的头顶上拍了几下,“除了事先要变身才能做到的事情,这种吃饭的事到时候直接叫我就好了呀。”

我一本正经道。

然后暗自把想要提议他要不要试图做个女孩子的话吞下去。

***

我的两名幼驯染从小两极分化就非常明显。

绿谷会在做事前先征得我的同意,然后反复交流讨论后才会去做。

他在成年后依然这样。

而爆豪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只会在临到要干事情的时候传达我一声,然后拎着我直接开始搞。

——只不过他在成年后稍稍改变了,至少能先问问我再做决定。

不过不管我同不同意,反正只要他想要干什么肯定都会用各种方式让我妥协。

绿谷:“那么——先两人抽签分成一组吧?”

为了避免让相泽老师发现我在偷懒,绿谷让我跟在他身后做着看似是助理实际上是在划水的工作。

你要是让我在最神圣的课堂上领略文化课的知识,我倒是能凭借快忘干净的脑袋学上一段。

如果是让我赤手空拳跟勃勃生机的年轻人们混战打架的话,可能刚上课我就要去医务室躺尸了。

绿谷想到了这点,动用自己的职权保住了我完整的身躯。

——虽然这么说有些糟糕,但意思确实是这个意思。

往年的分班人数,都是为了方便能凑出实战演练的队伍而招收整数份的学生。

不过我们那届学生,就不是整数。

这一届也恰好多出了一个人。

那是个女孩子。

还是个长得娇娇软软的女孩子。

而绿谷却毫不意外少女自觉的站出来说不需要分组的事情,她的个性并不擅长于打斗方面。

可她还是考上了英雄科。

小女孩先是朝同学们加油鼓劲,然后跑到我身边,一同看着大屏幕将要上演的争斗。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要抓住绿谷。

很老套的英雄抓敌人场面。

“须、须利小姐…”站在我旁边的小女孩悄悄搭话,“您也是职业英雄吗…?”

我被她的疑问提起了兴趣,“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相泽老师刚刚有说…您是再回来上课的。”少女踌躇,“感觉你们关系很熟。”

感谢你把蹲班说得那么好听,让我以为我是自觉回母校来体验生活的。

“然后跟Deku先生聊天也很熟的样子…”她灿金色的眸子软乎乎的弯了下来,“是、是很厉害的职业英雄吧!”

我看着对我身份兴致盎然的少女,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跟她说,其实我只是好死不死被前班主任看到颓废的样子,好死不死的再被抓来上课后又撞上了幼驯染。

“抱歉。”我慢吞吞道,“我只是个被抓来上课的普通蹲班生。”

少女呐呐:“不、不好意思…”

大屏幕上方的各路队伍已经展开了对绿谷的攻势,我看见几组热血上头的少年们都先准备正面迎击。

——说想当英雄的孩子们大部分都是热血笨蛋其实也不为过。

绿谷他既是个头脑派也是个实力派,有智商的最终Boss即使放水也不是那么好打的嘛。

在目睹青年不费吹灰之力地把几组队伍瓦解后,我静静地在考核表格上面打分。

即便复数队伍联手正面攻击,也该好好想想绿谷个性的能力有多全面。

屏幕内噙着微笑的青年施展黑鞭将试图偷袭的学生们击下,如此温和有礼的反派我觉得还挺带感的。

女孩子在看到基本没有胜算的同学们,显得有些低落。

但是小家伙心地看起来很好,好似为了不让我触动情绪般,一直在旁边为同学们加油鼓气。

反派Boss绅士地拍了拍被他绑好的、快要哭出声的某位少年。

这一举动瞬间让失败的孩子们充满了勇气。

小、小久这招好厉害…!

我都能明显感觉到旁边这个没参与的孩子也被感染了。

于是等我将分数打完后,她闪烁着好看的眼睛,填满了想要问话的想法。

这孩子…怎么有点像绿谷?

绿谷小时候就是这么看着我,有礼貌又担心太突兀会不太好。

在得到我主动的询问后,又会‘六花’‘六花’的开始叽叽喳喳的碎碎念。

我直截了当:“你说。”

“!”女孩子的眼睛登时更亮了。

她犹豫地看了看四周,大概是发现同学们离监控室还有一段距离后,最终可爱地冲我微笑 。

“那个……有点失礼我还是想问…”她踮起脚尖凑到我耳边诺诺轻声,“第一次什么的…您跟Deku先生是恋人吗?”

我:“…………这…”

糟糕,光顾着看绿谷反应,结果忘记被听见的可能性了。

我望着女孩期待的眼神,顿时有些说不出口。

难不成我真要告诉她…你们憧憬的NO.1英雄,在跟我讨论第一次去女厕所的事情…?

***

没有参与实战演练的女孩叫做久世花时。

个性是回溯时间。

在几年前接收到心操人使这样个性的普通科学生后,雄英学院的招生方式便大肆更改。

不再选择一味的攻击个性是入学英雄科前提的考试,反而也会考核其余潜力极大的偏辅助个性。

大改.革是在我们那届毕业后,由校长为主相泽老师为辅开展的记者说明会。

我跟绿谷端着猪扒饭在找座位。

因为绿谷名声实在是过于响亮,所以从食堂打饭口挣脱人群着实废了点时间。

我:“小久,下次出来吃饭你易容吧。”

我的咖喱猪扒差点撒了…!

青年打着哈哈,“下次吃饭在家做吧。”

“妈妈也很想见你了,”绿谷微笑,“还要叫小胜一起——”

……我想了想在绿谷妈妈面前装老实,等散伙可能会把我摁在马路牙子上打的爆豪。

“如果你下次还想跟我吃饭的话,我劝你不要。”我迟疑。

雄英的学生们即使再对偶像多么狂热也不会纠缠不休,也得亏他们的默默注视,让我和绿谷总算能在角落安顿好了。

不管说多少次——!我永远爱雄英的食堂!

“今天来帮忙的英雄应该不止你一个吧。”我对着冲好久未见母校猪扒饭,差点热泪盈眶的绿谷提问。

他眨了眨眼,筷子停在上面:“对,我是看管A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