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序进入一月下旬、世界已经完全笼罩在寒冬之中时,大街小巷都瀰漫着过年的兴奋氛围,刚结束期末考的校园内,也因为即将到来的寒假而热闹无比。

结束期末的大扫除后,耳边传来的都是讨论去哪里玩或是寒假怎幺安排的声音,不像前两次那样尽是有关考卷或答案的话题,成绩完全失了宠。

李雁茹整理好抽屉里的东西背起书包,和身边几个同学还有喻敏打过招呼、拜个早年后,先一步离开学校。

这个寒假和春节,与往年一样过得非常普通。李雁茹平日不是练琴就是唸书、做功课,偶尔和妹妹一起出门逛街,唯一不同的是大年初一那天,她收到了喻敏和丁语婷拜年的讯息。

「新、年、快、乐……」

那一年智慧型手机还不发达,多数人都还在使用翻盖的按键手机。李雁茹慢慢地按着,按键同时发出了一个个不成曲调的音符。

完成打字后按下发送键,等待萤幕中央的提示框从信封图案变成「已发送」三个字,李雁茹将手机的盖子阖上,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但是手刚离开不过数秒,收到简讯的提示音立刻响了起来,她于是又将手机拿到面前,翻起盖子、点开简讯一看──

呼吸一瞬间凝滞。

盯着萤幕上那短短一行字看了又看,深怕自己看错,竟连眨眼都不敢。心尖发颤,似乎连带着让握着手机的双手微微颤抖,指尖缓缓向上,隔着屏幕轻触寄件人的姓名,再滑过那一行与时下高中生不同,不带任何表情、仅有制式标点符号的问候。

寒假过得好吗?

彷彿能从这一行字感觉到喻敏说这话时的表情和语气。她会带着浅浅的笑,用右手将一边的头髮塞到耳后,然后收起中指和无名指,将长过手臂的制服袖子握进手心,连着耳后的长髮轻压在脖子上,悦耳动听的声音,安静地、细细地吐出一句句问候的话语。

「我很好。你呢?」李雁茹打完字,按下发送。

这次,她没有立刻放下手机,而是静静等待喻敏的回信。果然没多久,手机的提示铃声又再度响起。

「我也很好。」

李雁茹看了忍不住轻笑,仅仅几个字却充满了喻敏的风格。

虽然只是短短几封简讯,李雁茹却觉得有一股令她无法忽视的喜悦在心底漾开,反覆看了几遍也还是捨不得关掉。这几封讯息,李雁茹在上大学换手机之前一直好好地保存着,若不是因为新手机无法读取以前的简讯,她肯定会继续保存下去。

春节假期结束后便是新学期的开始。一个假期没见,众人都兴高采烈地聊着假期里的趣事,热闹的景象,持续到早自习的钟声响起也未见停歇,甚至到準备进行开学典礼的广播响彻整个校园,众人依旧无动于衷,还是在班长三催四请下大家才依依不捨地到走廊排队。

李雁茹左顾右盼,都没看见喻敏的身影,虽然书包已经座位上了,但是一直没看见她出现在教室里,问了几个同学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

「走啰走啰,后面的跟上。」

班长在前头如此喊道。李雁茹只得面向前方跟着大部队前进,但仍不放弃似地时不时注意周遭,却始终没有看见那个她想找的人。

进入操场前,经过了司令台旁,她才终于在司令台后方的队伍里看见了喻敏,和自己对上眼后,喻敏还向自己挥了挥手。

李雁茹也抬手回应,但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喻敏憔悴的脸色给引了去。本来肤色就偏白的她,此刻看起来更加惨白,衬得双眼下的黑眼圈明显可见,和自己打完招呼后立刻没精神地长叹一口气。

儘管担心喻敏的状况,但是现在并不能自由走动,李雁茹只能继续跟着班级队伍走到操场中央的空地上,等待教官下令整队。

开学典礼和平日的升旗没什幺不同,只是多了个长官致词这个令人厌烦的环节。台上的师长说得口沫横飞,像是有说不完的话,等到台下学生的双脚都痠疼不已都还捨不得停止。

但是这次因为心繫喻敏,李雁茹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双脚,一直在脑海里猜想着,喻敏是失眠了还是吃不好,又或者是感冒了。

「接下来,颁发奖项给第一学期期末考成绩优异的同学……」

听见司仪说的话,李雁茹才反应过来喻敏是为了领成绩优异的奖项才站在那里的,也就是说上学期的期末考喻敏又拿了第一名,虽然从她刚才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

领完奖的喻敏回到班级的队伍里,排在了最后面,李雁茹因为和她隔了一段距离,所以暂时还不能说上话,只能静静看着她又一次轻轻地叹了口气。

「想问她怎幺了,但是……」李雁茹垂下眼眸。

在意归在意,但她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去过问喻敏的私事,而且看上去应该不是睡不好或是身体不舒服那幺简单。

不只李雁茹,几个和喻敏感情不错的女生也注意到她的精神似乎不太好,典礼结束后立刻就凑到她旁边关心了下,但她的回答一直都是「没事」、「睡眠不足而已」等等,缓缓走在几人后面,找不到时机加入的李雁茹,一听就知道是谎言。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喻敏都是处于这种状态,对任何人的询问一律回以没事,久了也就没人再提起这件事。而李雁茹虽然清楚知道喻敏的状态异常,但是自己并没有插手的权力,加之她本人似乎也不愿意多谈,李雁茹也就不再去细想,像以前一样和她相处。

喻敏每天依然毫不懈怠唸书,并没有因此失了作为学生的态度,在班上的排名也从未退居第二,可是她的名字却再也没有进入年级排名前三,始终在第四第五徘徊,直到第二学期尾声。

「啊啊,这次大概又考差了吧。」对完答案的喻敏,把答案纸和自己的考卷往桌上一放,整个人向后靠上椅背。

「分数很高呢,怎幺会说考差了呢?听大家说这次考得比较难。」李雁茹坐在喻敏前面一个位置,看了看考卷上用红笔订正的地方后说道。

喻敏伸手捞起考卷然后坐正,仔细地看过错误的题目,尔后喃喃自语道:「如果,我再聪明一点就好了。」

「欸?」

「都说勤能补拙,但是总有一道墙,任我怎幺努力也无法跨越、无法克服。」喻敏一边如此说道,一边转身从身后的书包里拿出资料夹把考卷收了进去,又接着去收拾桌上的文具。

看见李雁茹露出不解的表情,喻敏拿起红笔的手一顿,顺势用那红笔戳了戳李雁茹搭在桌面上的手,要她低头看自己的动作,同时解释道:「这支红笔是我,你的手指是墙,而我一直像这样为了到达另一端而想办法,但是每跨过一次又会有新的墙矗立在我面前。」

红笔从李雁茹左手小指的一边,越过手指上方到达另一边,再越过另一指到达另一边。最后,红笔停在了拇指和食指之间。

「我不喜欢英语,但是我努力看英语小说让自己藉由喜欢小说而喜欢上英语;我不擅长算数,所以我疯狂做题目让自己熟记这些解题套路……即使如此,也已经到达极限了。」喻敏将笔收进笔袋,神情落寞。

「喻敏……」

李雁茹的心里隐约感觉到不对劲,似乎现在不说些什幺就会令她追悔莫及,但也不知道该说什幺、应不应该由她说,思绪百转千迴最终只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喻敏收拾好东西后站起身,向上伸长双手大大地伸了个懒腰,随后背起书包,一扫忧郁表情,微笑着看向李雁茹道:「这大概是我的极限了,而且我也有点累了。所以这个暑假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走向了门口,从外头照射进来的夕阳的光芒包围着喻敏,她彷彿正向那明亮处前进,身形轮廓变的模糊不清,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看见如此景象,李雁茹突然觉得心里生疼,难受得要喘不过气。伸手想要挽留那逐渐朦胧的背影,已经到喉咙的话语却硬生生卡住,怎幺也出不来,而喻敏像是感觉到李雁茹心里的声音似地停下脚步,缓缓转过头来对她微笑,接着伸长了手挥别。

「期待我给你的开学礼物,雁茹。希望我们还能再分到一个班。下学期再见!」

喻敏的笑容自始至终都浅浅的,但是李雁茹却可以感觉到,她藏在笑容下情绪的起伏。像是现在,喻敏就很放鬆,并发自内心地喜悦着,使得那抹浅笑耀眼得连夕阳的光芒都略逊三分,让李雁茹不禁眼眶发热。

而她,终究没能出声挽留喻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