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苏醒

第四章 苏醒

 诺睡得很不安稳,是的,很不舒服。

 他是在一种胀痛中醒来的,他觉得小腹部好像已经涨到了极限的那种,强烈的尿意逼的他不得不醒。他挣扎着想起来,但是仿佛被什幺东西束缚着,及其不情愿的,他在疲倦中睁开了双眼。

 入目的,是由木头打起的房梁,不过显然,诺并没有精力仔细的对外部环境进行观察,因为小腹处得胀痛着实让他无法忍耐。他想起身,却发现胸前横着一条长臂阻了去路。

 他稍微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撼动不了那粗长的手臂,只能使劲晃动他,希望手臂的主人能放开自己。只动了一下,诺就全身大震,那股不容忽视的尿意与鼓胀感折腾的他冷汗直冒,就那幺抽搐着好一会不动,才缓和了一点。诺怕牵动腹部,就更不敢大动作的移动了。他微微移动头颅,扭转着看向手臂的主人。

 入目的便是一片肌肉纠结的胸膛,足以媲美选美先生的鼓胀肌肉充分展示着男性的力与美。再往上看,是一张仿若刀刻的刚毅面容,透着一股刚毅的气息。

 这人正专注的看着诺。

 诺因满身的不适正扭着眉头,他见那人只看着自己却并不放开,很是不满。

 “放开我,我要去厕所。”诺不敢用力,只是微微推拒着横在胸前的巨臂。

 男人低下头,用脸颊蹭了蹭诺的头顶,语气生硬,“乖,别动,会受伤的。”

 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既然男人不放开,诺只有自救,毕竟他还不想做个被憋死的人。

 因着胀满的膀胱,诺只觉得双腿都软绵绵的没法使力,只得一点点向下挪,想从男人的巨臂下钻出去。

 男人因诺的动作皱了下眉,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诺整个抱起放在自己身上,一只手臂穿过诺的腋下,环着卡在了他的胸前,另一只手则圈住了诺的两条大腿。如此,错便整个被男人裹在了怀裏。

 本想从男人腋下钻出去的诺,没想到男人会把自己整个圈住,这个姿势使得诺一点都挪动不了,男人的巨臂仿佛两条铁砸子将诺捆了起来。

 就这样,诺只能惨白着脸,在男人怀中对抗着腹部那胀满的不适感。

 诺放弃的想就这幺干脆直接尿了,他放松下体,收缩小腹,但显然这毫无作用,小腹的收缩只是使得自己的膀胱更加抽痛,但是尿液却是不见排除分毫。

 诺的心理充满了恐惧,难道会就这样憋死幺?想挣扎着脱出男人的怀裏显然不行,自己排尿又无法排除,诺没有办法了。

 小腹的胀满抽痛感耗尽了诺的经曆,但是那种痛胀感却使得诺无法完全昏迷过去,诺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分隔线=============================

 一阵物品摆放的声音惊醒了半梦半醒间的诺,诺疲倦的抬眼一看,一个银发男子正在床边的桌子上摆弄着东西。

 过了会,银发男子在地上放了个小盆,然后走了过来。

 诺有些迷糊,肿胀的膀胱一直在消耗着他的精力。

 银发男人掀开盖在诺身上的毛皮,诺下意识的想挣扎,但是毫无作用,身后的男人不是自己可以撼动的。

 诺知道自己并没有穿衣服,但是显然皮被下面的情景让他目瞪口呆,他从没想过自己无法排尿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铃口被东西塞住了。在诺单纯的二十多年的生涯中,这种事情只在那些变态的传说中出现过,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被这幺对待。这两个男人到底是干嘛的,难道是SM俱乐部的?他们这样子绑架自己难道不怕被告幺。

 “放开我!”诺大喊,但是显然他并不敢多做挣扎,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进行挣扎了,更重要的是他小腹的胀痛不停的提醒着他不能动。

 银发男人用他那厚实的大掌像摸宠物一样摸了摸诺的头,宠溺的沖着他说,“乖一点,不然等会会受伤的。”是的,是那种宠溺的语气,但是诺怎幺听怎幺像是威胁。

 诺浑身抖了抖,只觉浑身发冷,不知道这两个男人又想怎幺这幺自己,他觉得自己像是身在地狱,被判处了憋死的死刑。

 见诺不在挣扎,银发男子打开了枝茎末端的封口,将小口对準地上的木盆,尿液喷涌而出。

 诺见男子给自己放尿,不禁松了口气,说真的,那肿胀的感觉真不是人受的(但是是小受一定要受的,哈哈),他觉得那憋胀仿佛持续了一年一样。诺感觉着尿液从体内痛快的排除,不禁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整个身子都瘫软在了男人怀裏。那些尿液整整放了小一刻锺才干净。

 放完尿液之后,诺有些紧张,他不知道男人们要怎幺对待他。

 并不理会诺绷的紧紧的身体,银发男子又向诺的膀胱内灌入了大约半升的温水,诺更紧张了。然而男人只是为了给诺清洗,如此反複了三次,待水排干净后,男人并未再向诺的膀胱裏注水,只是将枝茎口端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