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那玩意儿太小了,和苏大生,和曲小丽的老公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过,我还是把玩得很起劲,努力想象着它会慢慢变大变强硬,不由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正对上汤金陵忧伤的眼神,我吓了一跳,一边“哎呀”一声,一边把手抽了回来,目光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尴尬,我只顾自己,竟然把他弄醒了!

“我……金陵,对不起,我…”

我的脸上一阵阵发烫,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张力开嘴了,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汤金陵长叹一声,脸色变了变“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无性生活!我也希望能赶紧把病治好,可是…”

他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弄得我心里也很难受。

我想说“没关系”,可是却说不出口。

说这话也太虚伪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眼看着就奔三了,正是生理需求最旺盛的时候,说没关系,恐怕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搂住了他的脖子,轻轻躺到他的臂弯里。

“金陵,你别沮丧,总会好的!”

心里的那股火,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汤金陵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又睡熟了。我躺得离他远了一些,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我竟然梦到了苏大生,梦见他对我发起猛烈的进攻,我的身子一次一次随着节奏弓起来,兴奋和舒爽传遍全身。苏大生低低地说着脏话,把玩着我的胸,进攻也变得更加有力。我把两条腿张到最大,忍不住低吟浅唱。

明知道那是一场春梦,可是当苏大生离开我的身体时,我还是很不情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了,转头看了看旁边,汤金陵已经不在了。再看看墙上的挂钟,快九点半了。

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老婆,不好意思,周末又不能陪你了,我得去公司里加班!你觉得在家呆着没意思的话,可以找朋友出去逛逛街什么的。

好不容易休息,我懒得出去,本想在床上再赖一会儿,曲小丽打电话过来了。

“晚上有空吗?想不想看猛男跳脱衣舞?”

猛男跳脱衣舞?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画面,曲小丽的老公把裹在身上的浴巾扔到一旁,露出自己硕大的男人阳刚。

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儿对不住汤金陵,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还是不去了,我总觉得不好。”

“怕什么啊?只是看看,又不是和他们做什么!你这个人啊,就是太保守了!可是我一个人去真没什么意思,你就当陪陪我好不好?晚上你在家等我,我开车去接你,就这么定了!”

我还没有说话,她就直接挂了电话,当初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曲小丽作为老员工,对我特别照顾。

可是她这个人的性格和我截然不同,她心直口快,而且特别泼辣,有时候和男同事说笑的时候还会开荤。

那时候,我其实并不太喜欢她,可是后来相处时间长了,我倒慢慢觉得她这个人优点蛮多的。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人就这么一辈子,何不潇洒一点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

其实我是想去看的,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想到这儿,干脆不再纠结了。

曲小丽准时来接我了,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倒是蛮开心的。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夜店,刚进去,震耳欲聋的音乐就搞得我心里有点儿发慌,转身就想走

曲小丽哪里肯放我,死死拽着我的手,大声在我耳边说“既然来了,就看看嘛!”

被她拖着坐到座位上的时候,我紧张地四下看了看,生怕碰到熟人。曲小丽看我这表情,直接从包里掏出一个口罩帮我戴上,满脸不屑“你呀,真是典型的良家妇女,矜持小白!”

过了一会儿,主持人上台了,说了没几句,台下的女人们就开始不耐烦了,纷纷轰他下去

我暗暗心惊,这些女人也真是太彪悍了,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呢?

很快,几个高大的外国男人登台,身上穿着燕尾服,很绅士的感觉,不过随着音乐节奏越来越快,他们]跳着,笑着,身上的衣服也越脱越少。

整个场子都躁动起来,台下的女观众们异口同声地喊“快点脱,快点脱!”

旁边的曲小丽按捺不住了,站到椅子上也跟着喊起来,声音都劈了。我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到,也一边拍手一边小声地跟着喊起来。

那几个外国人又跳了一小会儿,把身上仅剩的一条内裤脱下来直接抛到了观众席上,立刻引起一片尖叫。

曲小丽抓住我的手,兴奋地说“外国男人的那玩意儿真大啊,看着就过瘾,真想睡他们一次!”

我笑了笑,目光并没有离开舞台上的那几个男人。

节目结束了,我还有点儿意犹未尽。曲小丽说有点儿口渴,我主动提出来出去买饮料,没想到,刚一出去就碰到了一个熟人。

我戴着口罩呢,说不定他认不出来吧!

抱着一丝侥幸,我想绕开他,没想到,就要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却一把扯住了。

我的胳膊,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苏大生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我,嘴角带着一丝坏笑“刘惠梅,没想到,你也来这种地方!”

“你认错人了!”

我并没有抬头看他,猛地甩开了他的手。

可是我还没走几步,就觉得身子一轻,他冲上来直接把我抱住,迅速闪进了一旁的楼梯间里。

我一下子慌了神儿,边挣扎边说“把我放下来,不然我就喊救命了!”

苏大生冷笑“那天晚上你就答应我,只要不在你的家里,在哪儿都行,你一定会让我尽兴的!我本来还想一会儿打电话约你去酒店,现在看来,不用了!”

他把我放下来,猛地一推,我整个人都贴到了冰凉的墙壁上,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窜到头顶。

看我不说话,苏大生捏住我的下巴,轻轻地亲了一下我的嘴唇“这才乖嘛!”

他坏笑着解开我雪纺衫的纽扣,直到里面的黑色文胸露出来。

他的眼睛亮了亮,然后低下头,贴着那道深沟嗅了嗅,抬手就解开了我文胸的后扣,两团雪白脱离了束缚,直接弹了出来。

“真白,真美,真特么的想一口吞下去!”

他说着就开始揉捏我的胸,呼吸也很快变得急促起来。

该死的,我的身体又可耻地颤栗起来,烫得要命。我死死咬着下唇,眼睛闭得紧紧的,不愿意和他对视。

他撩起我的裙子,把我的小内扒下来以后,还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满意地笑了笑,然后转身挂在了楼梯扶手上。

“苏总,万一有人来可怎么办?这里太危险了,不要……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用疯狂的吻堵住我的嘴,灵巧的舌头很快撬开我的牙齿,肆意地开始搅动地起来。

他一只手扳着我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拉开裤链,那团硬物转瞬就抵到了我那里。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那团强硬就狠狠地顶了我一下,然后挤进我的身体,加上原本的润滑,让他一畅到底,深入我那儿。

疼痛,袭卷而来,我忍不住皱紧了双眉!

他的动作越来越凶狠,喉咙里发出来的呜呜的声音,就像雄师的呜咽。

“慢慢一点儿,我我…疼…疼死了。”

“怎么会?你不会到现在还是……处女吧,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我没有说话,苏大生干脆抽身出来,低头看了看,那团坚硬上面确实染满了刺目的鲜血,他眼里闪过一丝光芒,整个人变得更加兴奋。

“我真是捡到宝了,你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他只顾着高兴,却没有急着进入我。我被撩拨起来,憋得实在太难受了,忍不住呻吟起来。

我很想说,快进来,求你快进来,我需要刚才的那种饱胀感。可是,仅存的一点理智提醒我,千万不能说,不然以后就再也逃脱不了苏大生的魔爪了。

苏大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来帮我擦了擦那里,然后再次挺身而入,不过这次他的动作温柔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