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再有往日余晖,《加勒比海盗》这部续作到如今却也变成了一个新的起点,上一代人终将回归陆地上的平淡,惊涛骇浪是留给下一代人的探险。至少在20年后的世界里,曾经那个为了救父亲而自愿登上“飞翔的荷兰人号”的William Turner,重逢了多年未见的儿子。

恐怕不少人都和作势君一样,在看到开花Orlando Bloom出现在大荧幕上时忍不住要惊叫一句,一是没想到自第三部后就离开这个系列的他会以这样衰老的形象再度出现,二来则是他的面容已经有了时光的痕迹。

为了客串这两场戏,他分别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英国三地参与拍摄,折腾得尽心尽力,除了前几部合作的情谊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理由是儿子喜欢。

是啊,曾经不老的精灵王子也在生活中做了父亲,因此更懂得William Turner这个角色的情感。曾经他和小Henry Turner对戏的时候,害怕面对儿子的爱,那种复杂的情绪让他对戏对了三次。

而到现在的彼此救赎彼此接纳,带来的不仅是两个角色各自的成长。事后谈起来这段戏,他也不无骄傲地说只对戏一次,只不过试过好几种版本。

另一个让人不敢认的,是木村拓哉。他在今年戛纳的照片被曝光后,多少陈年迷妹都泪眼迷蒙不敢认。

这不是他第一次去戛纳,13年他跟着《2046》剧组一起出现的时候,在巩俐和刘嘉玲两大气场女王的“夹击”,以及忧郁影帝梁朝伟的同框比对下,他仍是亮眼的那一个。

日本影星向来在国际红毯上表现劣势,但那次的木村拓哉却在“外媒照妖镜”下完整保留了他在日剧中给我们的一贯形象:看起来散漫不羁,却自有一份迷人的坚定。

他在《Good Luck》里开飞机,在911后陷入不景气的日本航空公司就收到大量求职信,航空业成为日本人最向往的职业,片中出现的全日空航空公司(ANA)股票大涨。

他演过冰球选手里中晴春后,冰球运动在日本观众涨了3倍,JIHF为此把“日-俄冰球友谊赛”命名为“Pride Cup”。

连林夕都沉浸在他的眼眸中,写“记得拓哉的眼睛,告诉我有呼吸太好,因世上有这种人,令存在极美好。”还因为《恋爱世纪》写出了王菲的名曲《红豆》。

用“偶像”来形容木村拓哉,似乎有点太片面。经历过漫长童年,他已然变成了一出神话,身为男性代言女性的口红却可以卖出300万支;

“‘无限’这个词听上去像是很有吸引力的一个词语,永葆青春看起来也不错的样子,但实际生活里,如果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拥有无限的生命,自己所爱的人没法和我一起拥有无限的话,我一定会变成一个孤独的人,我不希望成为那样的人。”

这个曾经全能的男人,也早就拥有了自己的家庭。在日本狗仔多年的追踪下,工作场合他被拍,也大多是陪妻女度假或是接送女儿上下学,巨星身份半点没有影响他自己生活的步调。

就像这次戛纳上不太被注意到的一张照片里,他拿着相机拍起了镜头另一端的人们,红毯和名利对他来说不再那么重要,享受当下生活才是。

人们有多忘不掉当年在《美少年之恋》里一身制服英俊笔挺的吴彦祖。

就有多怨念他如今逐渐后缩的发际线和小八字胡。

近日,吴彦祖现身NBA总决赛看台上观看金州勇士队对决克利夫兰骑士队。在吴彦祖身旁坐着他的妻子,吴彦祖身穿勇士队球衣专注地看着场上的比赛,而他的老婆则环顾四周,秒变表情包。

“越来越残的古天乐”每年被微博热转一遍,大众就会越发怀念那些他还没有疯狂迷恋美黑的日子。

毕竟现在在大荧幕上再见古天乐,就算需要适应与周围环境的光线差,也不难看出他的下颌骨正在逐渐变大,面部肌肉的走向也变得僵硬向下。

可是生而为人,总是会慢慢从茂盛走向荒芜,总有一天谁都会发秃齿摇、满面皱纹。但重要的从来不是经历时光后你有多容颜不老,而是在岁月长河中你失去了什么、又得到过什么。